澄空

理由同上

这几天的云真好看!(请用小学生读课文的语调念出这句话)

叶修生贺( •̀∀•́ )

   喜欢叶修的时间不算太久,但是掉进去就爬不上来了呢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处女坑就献给亲爱的叶不修啦⊙▽⊙ 叶神戏份不多,但是很重要的一个人。ooc慎入!
   #来源于一个诡异的脑洞#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。
    我是无极的老板。 伍晨是我从战队开始组建前就知根知底的人,他技术很不错,比普通玩家要好得多,而且,对荣耀的热爱我都一一看在眼里。
    那时候职业圈也才刚正式成立几年,嘉世以如火如荼之势雄霸三年冠军。只可惜……但不管怎样,我的的确确也动了打进职业圈的念头。 机会来得极快,一次我和伍晨出去夜宵,喝醉了酒,吹着微醺的夜风,我借着三分酒兴郑重地问伍晨,要不要组建一支职业战队。这话我在心里酝酿了很久,知道成败全在伍晨的一念之间。他迟迟没有回答,只是转了眼静静地看着我,眼里烧烤的炭火一明一灭。总归有些紧张,我看着伍晨,他有些讶异,随即了然。他伸出了手。我握住他的时候,听到他因酒醉而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在烧烤摊上飘忽。他说,好。
     从那天起,我们就开始忙碌,谁也没当那是酒后之言,我知道,看着职业圈里光鲜亮丽热血沸腾的战斗,每个荣耀玩家都会忍不住心生向往。尤其是像伍晨这样有技术的玩家。你可能也猜到了,作为一个俱乐部老板,身资自然不低,这样一来既有技术又有资金,可谓一拍即合。我家世代经商,到我这一代,忽然要去做电竞投资,起初家人也吃了一惊,反对劝诫什么的也不少。可我铁了心要去吃这碗饭,他们也就没有再说什么。毕竟,经商的要没有点胆色和想法哪能成事呢,他。更何况,我并不是一味心思地要去捞钱,荣耀对我来说,是一个憧憬已久的战场,更是我年少的执着。商场如战场,战场亦商场,这个道理,我一直都了然于胸。
      所幸,一切都顺顺利利。在我和伍晨的四处奔走下,战队慢慢建立起来了,每个人都抱着对荣耀的喜爱、对胜利的渴望而努力。就这样,一两年后,我们的无极战队终于在职业圈也闯出了一点名气。那个季后赛结束的夜晚,俱乐部嗨翻了,一箱箱的啤酒,烧烤,小吃在招待厅里摆得满满当当,战队朝气蓬勃的队员们一个个红光满面,喜上眉梢。虽然成绩并不算突出,但每个人都信心十足,我们还年轻,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拼,未必不能打得一片江山。是啊,我也笑着和伍晨碰了下啤酒瓶,我们在彼此眼中都看见了纯粹的欢喜。只是后果也是严重的,平时因为注重训练成绩的小年轻们难得喝酒,你一杯我一杯,推杯换盏之间不觉竟醉得横七竖八,勾肩搭背地在沙发上睡过去了,还有几个扒着地板睡得鼾声四起。好在我和伍晨年纪大些,有所节制,此时看他们一个个酒饱饭足,沉睡正酣的模样真是哭笑不得。没办法,只好七手八脚地把他们一个个弄回房间去。
     我们都以为,这是希望的开端。
   
     但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我以为罢了。听起来有些琼瑶式的恶俗,只是我真的觉得如此。世间的事哪里又有这么容易。我们毕竟不是叶秋那样的神人。我不禁苦笑,电竞圈对年龄的要求极为苛刻,战队的状态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提升,优秀的新秀无一不是冲着霸图、嘉世而去,至少首选绝不会是无极。而新战队又如雨后春笋般崛起,有些不甘沉寂的年轻队员也纷纷转会,只有伍晨,一直默默地坚守在无极,虽然以他的技术,无极原本是留不住的。
     伍晨够义气,但只靠他一个人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这点,我和伍晨心里洞若明镜,没有明晰的未来的战队可以走多远?我不愿去深究这个答案。
     终于,意料之内又在期盼之外地,我们跌出了季后赛,本以为能在挑战赛中获得重来的机会,不想这个赛季,连嘉世这样的庞然大物也马失前蹄,直接落得和我们对垒的局面。队里每个人都心情沉重,但消沉绝不是办法,我咬牙,就算是遇到嘉世,我们也得斗上一斗。 我们绝没有想到的是,我们甚至还没有和嘉世对上,一支突然冒出来的叫兴欣的战队就将我们拦腰斩断。输下这场比赛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季后赛是无指望的了。而我们无极……我心狠狠地揪起,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发怔,错过了这次季后赛,就得再等两年。而职业选手又有几个两年!分明,连一年都耗不起啊。
     伍晨来找我,我看他神情,只怕有人已向他伸出了橄榄枝。我笑了笑,端详着墙上的队徽。良久,我听见我说,去了那边好好干吧,你有这个才能,便不该浪费了。伍晨有点沉默地看着我,一如当年在烧烤摊上的那样。我拍拍他的肩,把装着无极账号卡的盒子递给伍晨后,便走出了办公室。我想,这批账号,在他手里才能充分地发挥余热,也是……延续无极的记忆。 走廊里的窗帘被风轻轻掀起,刺目的白光迎面而来,我忽然心神恍惚,大约,无极,是真的散了吧。

      伍晨沉默着走出无极俱乐部,手上捏着张机票和一条记着兴欣地址的纸条。叶秋昨天在QQ上又一次问他要不要来兴欣,他想了想,没再犹豫,和无极老板道了别便直奔兴欣。走过那条他走了无数次的街道,阳光零碎地撒在身上,他眯起眼睛,将最后一点犹疑让阳光的温度融散,是时候了,他想。
      站在一家网吧门前,他抬头确认了一下,是兴欣没错,抬脚走进去,前台坐着一个扎着马尾的美丽女人和一个普普通通的收银员,开口,
  “请问这里是兴欣战队吗?我是伍晨,联系好今天见面的。”
     陈果一看,还真是,笑吟吟地伸出手来,
   “是的是的,我是战队的老板陈果,欢迎加入兴欣!”
     他礼貌地回握眼前这个积极担负他未来工资的女人,心里突然有点好奇,陈果笑着从前台绕出来,把伍晨领上二楼,大力拍拍手掌,把兴欣全员叫过来,对伍晨表示了热烈欢迎。伍晨一眼就瞟到那个叼着根烟,邋里邋遢没精打采的男人,恰好叶修也抬起头来,眼睛里透出一道揶揄的笑意,像是在说,瞧,哥没坑你吧小朋友?伍晨怔了一下,轻笑着拿出那两盒账号卡递给陈果,“让兴欣继续壮大吧!”陈果轻抵住他递来的盒子,“是我们一起让兴欣壮大!”伍晨顿了顿,随手把盒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,环顾了屋里一圈,一个戴眼镜的,一个痞里痞气的,一个闷葫芦,一个笑得温文尔雅的,三个大美女,还有——
   他把视线一转,看见叶修正暗搓搓地蹲在楼梯口抽烟,看见他望过来,又勾起了一个嘘不要说话的笑,他噗地喷笑,看见其他人诡异地看着他,连忙憋住,只是笑意还是止不住地从眼角溢出来。
   还好 ,以后的日子会是和他们一起度过的。还有……谢谢你,叶秋。(此时浑然不知叶不修的真实姓名的小伍晨想。)

题外话:看全职的时候,看到无极解散的那一刻,我忽然非常心疼,于是忍不住去想,这样一支战队是怎样建立发展的,而他们的信仰梦想被一点点冷却到冰点的绝望是怎样的难过,于是写了篇文章权当是番外吧来抒发一下感受。PS:可以和无极解散的那一章对比着看。

这是一个清晰度略诡异的门眼

正着拍照总会歪😂感觉这辈子好不了了……于是假装倒过来就不歪了一样嘿嘿嘿

叶子花??!反正我是这样叫它的😂所有颜色里最喜欢这个妖娆的颜色,大红中泛点玫红,感觉超棒!